最惧怕现在的减负让年底的担负成倍加剧

“原先我们村的4名干部,除了负责日常事务,还要记载上级部门印发的19本台账。现在上级来查看巡查工作的干部不打招待、不听汇报了,村里的台账也从19本缩减到了6本,让我们有更多时间去走村入户了。”4月10日,浙江省建德市三都镇和村村党总支书记俞德华用“轻装上阵”来描述底层减负带来的改变。

本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专门告诉,要求各级下大力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切实减轻底层担负,更是将2019年确定为“底层减负年”。浙江省委当即召开常委会议仔细学习贯彻,并于4月初研讨出台了《整治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切实减轻底层担负的若干定见》,提出5个方面共20条举措,遭到广阔底层干部一致好评。俞德华感遭到的“轻装上阵”,正是浙江省委省政府为底层减负发生变化的一个缩影。

形式主义由来已久、积弊甚深,虽人人喊打,但却越打越成了“打不死的小强”。在为《定见》“点赞”之余,各地仍有一部分底层干部心存顾虑:“底层减负年”会不会变成“整改一阵风,往后一场空”?日前,平阳县抽取500名底层干部进行问卷调查,成果显示36.5%的干部对减负保留心见,认为多年来从上至下已开展过屡次的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整治,每次都是气势浩大,但最完结果却很难尽如人意。不少干部还忧虑跟着时间、环境的推移,会演化“翻新”出一些极具隐藏性的“形式主义”。

“我们底层干部最惧怕的是现在的减负让年底的担负成倍加剧。”温州市洞头区大门镇枫树坑村书记王昌权表明,因为年底台账和查看工作压力大,底层干部们都会在日常有意识地准备相应资料,现阶段的减负确实减掉了日常的一些工作,可是年底查核时假如呈现反弹的趋势,又不得不伪造各种台账来应对查看,便成了真实的形式主义。

某位县级部门干部也反映,原本当地规则一周有一天是无会日,让干部能“下”村造访效劳。但时间一久他们发现,无会日又有会了,“有些会确实是上面要求开的,我们只能是心照不宣、老方一帖。”还有一些底层干部反映,现在查看督查确实少了,但调研多了,“有些调研仍起到了查看的效果,有必要要全力准备、全程伴随。”

为破解形式主义恶疾给底层减负形成的负面效应,在浙江省委省政府出台切实减轻底层担负二十条后,浙江省纪委省监委依照党委工作推进到哪里、监督查看就跟进到哪里的要求,安身纪检监察机关职责,第一时间研讨制定《关于做好“底层减负年”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的定见》,为“底层减负年”提供纪律保障。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确保底层减负取得实效。

浙江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明,《定见》聚焦中央《告诉》四个方面和省委省政府《若干定见》二十条详细举措,聚焦干部群众反映强烈的困扰底层的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开展监督执纪问责。同时,布置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安身日常常常,立异监督方式,把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底层减负归入日常监督、巡视巡察、主体职责查看查核、政治生态分析评价的重要内容,做实做细监管工作,切实提高监督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加强组织领导,建立问题督办、交流协调、督促提示、经历宣传、数据统计等工作机制,加强与相关部门的协作合作,构成上下联动,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确保各级党委政府为底层减负久久为功,各项减负工作及事项不反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