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飞虎队老兵之子:71年后的感恩

尘土飞扬的施工工地,杂草丛生的山间小道,2月的广西桂林秧塘笼罩在大雾之中。唯有半山腰的一块石壁上刻着的 飞虎队指挥所原址 八个大字,依稀记载着上世纪四十时代那段美国飞虎队在此的烽烟岁月。

2月12日,这座 二战 遗留的指挥所原址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 安迪 克尔和大卫 克尔兄弟。他们的父亲唐纳德 克尔曾是美国飞虎队的一员,1944年间曾随部驻扎在桂林。

安迪 克尔通知中新社记者,其父亲唐纳德 克尔中尉隶属美国空军第十四航空队中美空军混合团(CACW)第三战斗机大队第32中队。

1944年2月11日,唐纳德 克尔和中美两国战友们受命执行轰炸香港启德机场使命。在启德机场上空,飞虎队机群遇到日军零式战机拦截。唐纳德 克尔在飞机中弹后跳伞,遭到日军大肆搜捕,幸得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的解救才死里逃生,之后辗转回到桂林基地。

安迪 克尔说,虽然父亲在上世纪七十时代就已逝世,但他一直有个遗愿 寻访并感谢当年救助过他的恩人。 我们带着父亲的遗愿而来,也带着一颗感恩、猎奇的心而来。我们十分想了解在那段日子里,父亲阅历了什么。

在秧塘机场飞虎队指挥所原址,克尔兄弟仔细地听着临桂县旅游局工作人员的说明。虽然这里除了一个空荡荡的岩洞和一块石壁简介外什么都没有,深化岩洞内部的路途也凹凸高低,但其间的任何一个细节兄弟俩都不肯漏掉,执意要进到指挥所内部看看,不时掏出相机摄影。

当说明员通知克尔兄弟指挥所原址洞口有一块当年陈纳德将军的 观战石 时,安迪 克尔立刻走了以前,登上这块石头。

脱险之后,父亲曾写下了蒙难48天的日记,记载了这一段难忘的阅历,并将一封感谢信和5幅漫画留给了东江纵队,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大卫 克尔说,这些年他们一直没有抛弃找寻恩人的想法,直至2008年,在东江纵队联谊会的协助下,才找到了李石、李兆华、邓斌等救命恩人和他们的子孙。

安迪 克尔说, 父亲当年伤口发炎化脓,双脚肿得凶猛,还被1000多名日本兵追捕。假如没有他们的协助,可能早就没命了。这份恩情我们历来没有忘掉。

李兆华当年曾助克尔隐藏于山洞,并为其送过食物、被子。李兆华之子江山回忆说: 母亲生前曾跟我们说过解救克尔的事。她说美军是我们的盟军,一切都是为了抗日,他们帮我们抗日,我们解救他们也是应该的。现在想来这也是中美友谊的体现。

桂林市郊的二塘机场原址,三面环山,中心原机场跑道处已被新近建设的高速铁路取代,唯有路边的一块直径一米左右、当年用于压平石子跑道的石碾见证着这里曾是美国飞虎队员战斗过的前史。

相关阅读